联系电话:400-702-5120 13982221138

    • 传递光明 延续生命
    • 向无私的眼角膜志愿无偿捐献者致敬!

    您现在的位置:四川省眼角膜捐献网 > 爱心故事 > 正文

    亲属捐献亲人器官 生命在6人身上延续

    文章来源:四川省眼角膜捐献网        发布时间:2009-02-26

    文章摘要:2月23日凌晨,隆林各族自治县仡佬族青年郭光明的骨灰被安葬在该县蛇场乡一处山坡上,坡下油菜花飘着淡淡的清香。郭光明在广东中山市因车祸被宣布脑...

     

    郭小奎含泪拿出深圳市红十字会和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颁发的荣誉证书。

    隆林一仡佬族家庭捐献脑死亡亲人的器官

    这是我国少数民族第二个无偿捐献器官的案例

    他的生命在六人身上延续

    核心提示:2月23日凌晨,隆林各族自治县仡佬族青年郭光明的骨灰被安葬在该县蛇场乡一处山坡上,坡下油菜花飘着淡淡的清香。郭光明在广东中山市因车祸被宣布脑死亡后,他的亲属作出了一个令人钦佩的决定——无偿捐献他的心脏、肝脏、两个肾脏和两个眼角膜,光明的生命由此传递给了北京、上海、广州等一些陌生的危重病人,四人因此获得新生,两个人重见光明。

    2月23日凌晨3时,隆林各族自治县仡佬族青年郭光明的骨灰被安葬在该县蛇场乡一处山坡上,坡下油菜花飘着淡淡的清香。郭光明因车祸被宣布脑死亡后,他的亲属作出了一个令人钦佩的决定——将他的一个心脏、一个肝脏、两个肾脏和两个眼角膜捐献,四人因此获得新生,两个人重见光明。 

    半小时作出捐献决定

    2月2日凌晨1时许,在隆林老家过春节的郭小兵接到一个电话,老乡声音急促地说:“你三哥出车祸了,你赶快来中山。”

    郭小兵和三哥郭光明一直在广东中山打工。郭光明已经三年没回家了,父母一直盼望他带女朋友回家结婚。可回家一趟来回路费就要一千多元,郭光明想省下来孝敬父母,所以今年春节仍没有回家。

    车祸发生在2日零时30分,郭光明骑摩托车搭着女朋友小李一同返回出租屋。途中,他驾车不慎撞上一家铺面的墙,小李受擦伤,而他头部受重创。

    郭小兵赶紧通知大哥郭小奎从西林县赶来,兄弟俩碰面后,一大早就乘车前往中山。

    次日上午8时,在中山市南头镇广济医院重症监护室里,兄弟俩见到了郭光明。他已深度昏迷,戴着呼吸机。

    连续多日,小李和郭家兄弟寸步不离地守护在病榻前。郭小奎告诉记者:“刚开始那几天,他的脚和眼睛微微可以动了,我们都以为有希望了。”说着,他的眼睛有点湿润了。

    但是,微弱的希望一闪即逝。2月10日,广济医院医师李旭昶告诉郭小奎,郭光明的脑干衰竭,肺部也严重感染,已经很难抢救过来。郭光明的肝肾等器官完好,如果将这些器官捐出去,既可帮助别人,还可以让郭光明的生命在这些人身上延续。

    郭小奎找到郭小兵商量,郭小兵也觉得,这么做很有意义。打电话给母亲时,郭小奎没敢说捐赠器官的事情,只是闪烁其词地说弟弟已经不行了。父母闻此噩耗,痛不欲生。悲伤之余,两位老人委托他们全权处理郭光明的后事。

    还不到半个小时,郭家兄弟就作出了捐献亲人器官的决定。医院立即帮他们与深圳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工作人员高敏取得联系。

    他的生命在六人身上延续

    2月10日下午,高敏从深圳赶到南头镇。她拿出一份《深圳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自愿书》说:“请你们考虑清楚再作后决定。捐不捐,怎么捐?这是你们的权利。”

    郭小奎迟疑了一下,看了看郭小兵,然后在自愿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高敏很快联系好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等待器官移植的危急病人。

    12日晚8时,郭光明被转到中山市人民医院。当晚10时50分,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郭光明被宣布临床死亡。随后,北京和中山的医学医生们开始器官移植手术。数小时后,郭光明的心脏被移植到旁边手术台上一名45岁的北京人体内。

    在广州一家眼科医院,一个年轻人等到了盼望已久的光明;在北京和上海,两个尿毒症患者也获得了生命的希望。郭光明的一个心脏、一个肝脏、两个肾脏和两个眼角膜,分别捐献给了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地的六个人。2月17日上午,郭光明的遗体在当地殡仪馆火化。

    中山当地媒体报道了此事,郭家兄弟的举动深深地感动了当地市民。2月19日上午,中山市委宣传部、文明办等有关部门负责人看望了郭小奎兄弟俩,感谢他们能冲破传统观念,将亲人的器官捐给需要的人,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博爱精神。

    郭母闻知捐献当即昏倒

    如何向父母交代,是郭家兄弟忧心的事。2月15日,郭小奎打电话跟二妹说了捐献器官的事。没想到,二妹刚开口说出实情,母亲就哭得昏了过去。

    21日下午,郭家兄弟回乡的车刚过蛇场乡政府,随着一声“回来啦”,路两旁来了很多乡亲,有人哭了起来。下车后,郭小奎托着三弟的遗像,郭小兵双手捧着三哥的骨灰盒,沿着一条狭窄的小路,朝一排低矮的平房走去。

    郭小奎含泪说:“妈,我们把光明带回来了。”郭小奎的母亲凄厉地呼喊着亡儿的名字,一家人痛哭着抱在一起。郭母被众亲属搀扶着走向房内,但刚到客厅,她又昏了过去,人们赶紧手忙脚乱地抢救她。郭小奎的父亲事先被安排在另一个房间,他患有脑囊肿,一直躺在床上,不能受任何刺激。

    众亲友的看法渐渐改变

    22日中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郭小奎看起来有几分犹豫。从他的眼神里,记者读到了一种需要肯定的渴望。可以想见,尽管他们的举动在中山获得了媒体和民众的好评,但在家乡人和家乡媒体面前,他心里没底。“小奎,我们广西人会为你们感到骄傲的。”记者此话刚出口,郭小奎如释重负,眼里多了几分自信。

    郭小奎说,当时,这事在中山的老乡圈子里传开时,有的老乡说太残忍,责备他们不顾兄弟之情;有的老乡则褒扬他们,认为是为社会作贡献。中山媒体进行系列报道后,一些原先反对的老乡改变了看法。有的老乡向郭家兄弟竖起了大拇指:“你们兄弟给我们广西人长脸了,中山人都说我们很有爱心。”

    71岁的王德昌是郭小奎的曾祖父辈(郭家兄弟随母姓)。王德昌说:“21日下午,我才知道这件事,很气愤。他们兄弟俩太缺德了,想要钱,就把同胞兄弟的器官挖出来卖了。”他摘下老花眼镜,擦了擦眼泪继续说:“当时我简直想用拐杖打他们的脑袋。”

    幸好,当地媒体记者跟着郭家兄弟来到了隆林。中山日报记者卢兴江向王德昌解释了前因后果,并拿出相关报道给他看,说小奎兄弟俩是在救人,是行善,而不是出卖兄弟。王德昌说:“听说救了好几个人,我改变看法了,他们做得对,我们家族都觉得这种无私奉献很光荣。”

    郭母后来想通了,她通过亲戚转述说:“都已经这样了,希望将来大家能见见面,我要摸摸那些人的脸,感受一下他们的心跳,让我知道光明还在,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变化

    郭光明遗体下葬的当天,蛇场乡党委书记范再彪参加了葬礼。他说:“无偿捐献人体器官,是对传统观念的一种突破,让少数民族同胞接受这种理念,的确很难。郭家兄弟救了几个人,让村民慢慢接受这种新观念。他们开了一个好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变化。”

    2月24日,高敏接受采访时称,这是我国第104起无偿捐赠器官案例(只捐献角膜不包括在内),也是我国少数民族无偿捐献第二例,例是贵州布依族青年杨杰。

    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等人曾发表文章称,中国每年约有15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据高敏介绍,前两天,东莞和深圳分别出现了一起捐赠器官案例,我国目前已有106例。但是,这与150万的需求量相比,差距实在悬殊。总人口只有4000多万的西班牙,每年有3000多起器官捐赠案例。

    高敏说,一方面是观念问题,我国许多人无法接受器官移植;一方面是制度问题,除深圳以外,全国各地都没有相应立法和捐赠机构,许多人想捐赠器官也不知道怎么做。有些外地捐赠者即使联系上深圳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往往也因为路途太远而放弃。

    关键词:角膜捐献,器官捐献,仡佬族,深圳市红十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