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400-702-5120 13982221138

    • 传递光明 延续生命
    • 向无私的眼角膜志愿无偿捐献者致敬!

    您现在的位置:四川省眼角膜捐献网 > 新闻中心 > 国际动态 > 正文

    记国际角膜库的创始人西尔伐

    文章来源:四川省眼角膜捐献网        发布时间:2009-02-02

    文章摘要:医生们认为:世界上盲人中间有十五分之一,即五百万人是因角膜损伤而失明的。但只要成功地进行角膜移植手术,这些人就会重见光明。问题是从哪儿去...

    在新加坡,一个33岁的商人,失明已经18年,经过角膜移植重新获得了视力。日本一个19岁的医学院学生,失明8年的左眼在角膜移植后恢复了视力。

    医生们认为:世界上盲人中间有十五分之一,即五百万人是因角膜损伤而失明的。但只要成功地进行角膜移植手术,这些人就会重见光明。问题是从哪儿去找这么多的健康角膜。25年前,这个问题就这样突然出现在斯里兰卡一个医科大学生面前,他的名字是胡德逊·西尔伐。

    在手术室里,两张手术台上躺着两个需要同时进行手术的病人。一个眼球后部长癌,需摘除眼球,另一个病人因角膜病变失明。于是正好把个病人摘除的角膜移植到后一个病人眼里。直到1956年为止,斯里兰卡一直是从被处决的犯人身上取到角膜,但这远不能满足需求。就是这唯一的供应渠道也因这年废除死刑而完全断绝供应。西尔伐在手术室里突然灵机一动:如果有足够的志愿者愿意在他们死后把自己的角膜捐献给盲人,斯里兰卡对角膜的需求不就解决了。当时在科伦坡医院每天平均死亡人数大约有二十人,其中十分之一的人把角膜捐献出来,就满足当时的手术规模了。1958年初西尔伐在报上发表篇文章,号召捐献角膜给盲人。几个月后,西尔伐就次使用捐献的角膜做了一次成功的手术。

    1961年,西尔伐得到博士学位,担任了科伦坡眼科医院的住院大夫。同年五月他倡议成立角膜捐献者协会,在四十名发起人中间,个在倡议书上签字的是西尔伐的母亲。两年后,她的角膜使一个盲人见到光明。此时的政府总理也是批签名者之一。仅一个星期,这两条新闻就影响17,000人加入了协会。接着,西尔伐又在报上第二次发表呼吁文章,他预言,斯里兰卡的志愿者捐献的角膜将有一天会达到这样大的数量,除了满足国内需要外,还能供应国外。没过多久,西尔伐就开始向亚洲各国眼科医院供应角膜了。1965年斯里兰卡政府总理敦促政府拨款建立了斯里兰卡国际角膜库。

    六年后的一天晚上,一个政府人员敲开西尔伐住室的大门,通知他总理去世了。西尔伐赶到医院做了角膜摘取手术,然后合上总理的眼睑,献给死者一面特制的吊唁小旗,旗上有斯里兰卡角膜捐献协会的羽毛装饰。旗子向亲友们表示,死者直到逝世后,还对世界盲人作出了贡献。西尔伐赶回眼库,把角膜放进冰箱。每当接到国外拍来的电报,西尔伐就亲自驾车把盛角膜的特制容器送到20公里外的港空港,几乎每一条航线都为角膜库提供免费空运服务。在航线的另一端,急救车已经在等待飞机降落。现在斯里兰卡国际角膜库已经向29个国家的64个医院提供过角膜,得到角膜的医院除了需要付很小的一点费用外,角膜库几乎是免费提供角膜的。

    角膜库刚开办时,设在西尔伐住室里他卧室隔壁的一间房里。因为捐款只够每天雇用人工作九小时,剩下的十五个小时都是由西尔伐和他妻子负担。他妻子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严格认真的助手。有一次,一位客人请她给一杯冰镇饮料,她客气地拒绝了,并解释说:她家的冰箱用来贮存角膜了,打开冰箱会影响到角膜贮藏需要的温湿度。这个来访者回去后,从朋友处募捐了一笔钱,给西尔伐夫妇买了一个容量大的新冰箱。

    西尔伐的辛勤努力使他的角膜库在国际上获得了巨大的影响,角膜库的台汽车是日本某团体捐赠的;英国的一家盲人援助基金会提供了大量的手术器材;香港角膜捐献协会提供了运输角膜所必需的特制容器。斯里兰卡国内也有无数的志愿者为角膜库义务服务。

    1976年,一座新的角膜库在政府的资助下建立起来。它每年除满足国内需求外,还能向国外提供2,000个角膜。因为斯里兰卡不可能满足世界的角膜需求,西尔伐倡议成立一个由五个角膜库组成的供应网。这五个库分设在纽约、伦敦、东京、新德里和科伦坡。这样,只要某个医院提出申请,它立刻就能知道哪个角膜库能在短的时间内向它提供角膜。

    让全世界五百万因角膜损伤而失明的人重见光明,这个开始于一个医科学生的梦想正在逐步实现。

    关键词:国际角膜库,创始人,西尔伐